书名 作者 ISBN 丛书名 全文

红沙发访谈|以匠心传承大足石刻艺术文明

位于重庆的大足石刻始建于初唐,代表了公元9世纪至13世纪世界石窟艺术的最高水平,被誉为世界石窟艺术史上最后的丰碑。1999年,大足石刻被列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。如今,历时14年打造的《大足石刻全集(11卷19册)》首次亮相2018北京图书订货会。1月12日,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丁明夷、大足石刻研究院院长黎方银、重庆出版集团副总编辑王怀龙、大足石刻研究院副院长刘贤高一同做客“红沙发”系列访谈,围绕“为了文明的传承”这一主题展开交流。


全面权威 真实记录


《大足石刻全集》是重庆出版集团与大足石刻研究院联手,经14年的艰苦努力打造的考古学出版项目。它打破了传统的编撰方式,采用考古报告的形式,力求全面、客观、科学地呈现大足石刻全貌。其体例精当,编排得宜;有总有分,有主有次;既尊学术规范,又重大足实际;既以记录为主体,又配以专论、历史图版及索引等,堪称国内石窟考古报告里程碑式的代表。



黎方银表示,《大足石刻全集》有着显著的特点,首先就是规模宏大。整个石窟分布在重庆市大足区境内,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。满壁风洞,好像一幅巨幅的历史画卷,十分震撼,很有视觉冲击力。其次是图文并茂,其中不仅包涵端坐在崖壁上的佛像,更有很有哲理的故事贯穿其中,能够给读者视觉和心灵的双重震撼。再次,就是它的艺术价值极高,民族化、生活化、世俗化等特质使其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平。


在王怀龙看来,这套书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全面和权威。“《大足石刻全集》是全面、系统、科学、准确地把列入世界文化遗产范围的石窟石刻做了一个全集。表现形式上,既有文字描述,也有摄影图片和碑的拓片,系统地把考古报告呈现出来,更准确反映出大足石刻时期的整体社会现状。”王怀龙进一步谈道。据他介绍,重庆出版集团组织了专业的编辑队伍和摄影队伍,实地考察、拍摄,将《大足石刻全集》以更加生动的面貌示人。


从出版的角度讲,《大足石刻全集》对于大足石刻的文化遗产保护来说有极大的意义。“这套书实际上是对大足石刻考古研究的一种固化,对我们所见到的大足石刻现状进行一种真实的记录。”王怀龙介绍说,《大足石刻全集》不仅为古人记录,也为后人留下历史。《全集》主要有两方面的作用,首先就是为现在的研究提供一个基础性的研究资料,保证研究的科学性、准确性和完整性。其次,就是传承、传世,《大足石刻全集》既要为研究服务,也为文物的保存服务。“若干年以后,当有形的大足石刻不存在的时候,人们还能凭借这套全集,加上未来先进的技术,依然能够把大足石刻复原。”王怀龙说。


刘贤高同样表示,考古报告是一种很特殊的学术著作,报告正文部分强调要对记录的遗存对象做非常客观、翔实、完整的记录。“所以报告的文体就决定了报告的正文,包括它的文字记录、测绘记录、拍摄记录和图片,这些都要遵循遗存的客观情况加以呈现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”刘贤高说。


工程量大 多方协作


《大足石刻全集》的出版成果离不开各方的协同合作。王怀龙说,这套书从出版的体量上来讲不算特别大,但从工程量上来看则非常浩大。那么,从考古到正式出版为何会花了14年的时间?“《全集》首次忠实再现了大足石刻5万多尊造像的真实面貌。因此,我们对每个龛窟造型的形制、位置、大小,包括表情、装束,还有建筑,都要用文字一一描述,用测绘图来一一呈现,用摄影图版来一一表现,这样下来,一个龛窟说不定就要耗费相当大的人力物力。


大足石门山石窟前,工作人员正在对造像进行拍摄。(资料图片)


作为出版单位,重庆出版集团也参与了《大足石刻全集》编撰当中的一部分工作。单就摄影来讲,由于整个石窟和各个造像分布在五座山的深山老林或荒郊野岭,出版社组建了四五个人的专门团队。这一团队6年时间扎根大足石刻的五座山里,有的时候扛着几十斤的设备往返于一二十里路。拍摄的过程中还要看天气,夏天的重庆是一个“火炉”,越是中午太阳好、气温高的时候,光线越适合拍摄,然而这就意味着拍摄团队要冒着近40摄氏度的高温进行拍摄。“另外一个挑战,就是对于考古报告这种并不擅长的题材,编辑团队一边做一边积累经验,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,对编辑队伍也是一个考验。”王怀龙介绍说。


黎方银对此深表赞同,他说:“虽然知道考古报告有诸多难处,但等实际上手以后,困难远远超出了心理预期,比想象中更难。”黎方银举例道,比如考古报告对摄影是有严格规范的,不能随便拍。在石窟里拍摄时,空间的限制等各种不可控的因素,会给摄影师带来一系列不可预知的困难。


开发衍生 通俗推广


黎方银在访谈中谈道,《大足石刻全集》最重要的一部分是它的测绘图。“因为这些测绘图都是带比例的,就像人一样,按照比例画下来需要讲求科学性。以前的测绘图只能人工测绘,既太复杂又困难。2010年后采取了三维测绘,通过建模进行数字化测绘。如今,测绘可以进一步的数字化,比如将它影视化,或者3D打印等。”黎方银说。


如何进一步将《大足石刻全集》宣传推广出去,让更多人了解、关注?王怀龙介绍道,《大足石刻全集》通过全集的出版,对大足石刻整个历史资料都进行了比较完整的记录。接下来会通过各种方式,让更多人了解它。“不管是研究机构、收藏机构,还是个人,大家都想通过对《大足石刻全集》本身的推广宣传来做些工作。本着一次开发、多次使用的原则,后续还将围绕大足石刻这个艺术瑰宝开发更多的衍生产品。”这其中,包括数字化的产品,比如大足石刻数据库、典藏版等。王怀龙认为,此外,由于大足石刻的故事性很强,《全集》中反映民俗故事的内容比较多,因此把它延伸做成通俗、大众化的读物也很适合。


大足石刻掠影。(资料图片)


“从考古报告的角度,《大足石刻全集》必须真实、准确、科学。从出版的角度,还要有艺术性在里面。我们在尊重真实性的情况之下,尽量能够把它的艺术性表现出来。”王怀龙说。


黎方银表示,大足石刻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已经对外开放,在1999年就已经是世界文化遗产。在中国的石窟类里,敦煌是第一个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,第二个就是大足石刻。所以它现在是一个旅游胜地。“每年都有大量游客到这里参观,这个过程也是一个宣传推广大足石刻的过程。未来,我们也将尽力推动大足石刻的旅游发展,以不同方式把大足石刻的魅力传递出去。”黎方银说。

来自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

日期:2018-1-19 | 发布者:

用户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