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名 作者 ISBN 丛书名 全文

话剧《开埠》:一次别开生面的剧本朗读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作者:许大立


以往看话剧,必须有剧场有舞台,必须有完整的舞台人物和声光美的统合。也就是说,话剧这一独特的表演形式必须各种元素齐备,人物形象有范,台词烂熟于心,形体设计成形,表情与感情方可随心蔓延,从而达至极致的艺术效果。惜世事恍异,想想当年《茶馆》《雷雨》《屈原》及至《于无声处》等等剧目动辄百场千场的盛况,曾经为百姓喜闻乐见、风光无限的话剧剧种如今已渐入象牙之塔,很难与寻常百姓袂步而乐、击掌同欢了。


几天前,长篇小说《开埠》作者王雨忽然发来邀请,称其亲自编剧的话剧《开埠》将会在重庆湖广会馆举行剧本朗读会,希望我能一睹其盛。我与王雨是多年友好,虽人仍在江津中学寻旧,遂立马漏夜赶回,个中原由就是看过许多话剧,却未见过此类剧本朗读会,事物以稀罕为趣也。我完整地读过《开埠》,还替他写过数千言的书评《大浪淘沙英雄城》,颇得好评,这次必须恭逢盛会,一睹为快。


傍晚步入湖广会馆大门,已见人头攒动,几无空席,院内禹王宫前坝子里摆满各式椅凳,从高处望向会场,竟有人山人海、万众俯仰之状。忽然感到,百姓其实是如此喜爱话剧这种表现形式,喜爱这个与之息息相关的城市的历史文化,喜欢这个英雄城市里的英雄、布衣和他们衍生出的故事。用剧本朗诵这种形式,在和故事发生年代同框的历史文化建筑湖广会馆里演绎诵读,真的拉近了话剧这门高雅艺术和百姓的距离,达成了前所未有的艺术效果和社会价值。哈哈,还得真诚地谢谢策划者的匠心别具!


待得男一号宁承忠的饰演者郝鹏寿登场开嗓,观剧者都说有眼前一亮之感。禹王宫前那个小小的舞台,被他老辣成熟的扮相和醇厚且充满磁性的嗓音震慑,一首《重庆赋》出口,即让人振聋发聩,荡气回肠:“万家灯火气如虹,水势西回复折东。重镇天开巴子国,大城山压禹王宫。楼台市气笙歌外,朝暮江声鼓角中。自古全川财富地,津亭红烛醉春风。”故事从清夔关监督宁承忠1874年(同治十三年)在万县码头扣押英国人威妥玛等六十九艘走私船始,尔后剧情拉开,各式人物次第登场,唇枪舌剑,跌宕起伏,引人入胜。典型的重庆小辣椒、女袍哥喻笑霜,老谋深算的大英帝国商人立德乐,清廷北洋大臣李鸿章,乃至王雪瑶、宁承业、安邦、邹胜、月季、杏儿等等一众小说中曾经出现过的人物纷纷登台,或慷慨激昂,或装腔作势,或伶牙利齿,或含情脉脉,把那个时代那些事件那类生活演绎得淋漓尽致,活灵活现。


这一帮演员的演技真的是炉火纯青,据称他们也才拿到剧本没几天,可是无论是背诵还是念稿,都是字正腔圆,情深入戏,令人莫不叹服。


再说剧本。王雨其实是写剧本的高手,早年他写过好多剧本,最出名的应该是他为一稿的电影剧本《年轻的朋友》,曾获四川省文学创作一等奖,这部战争题材的影片拍成后全国播映,获得好评。此番话剧《开埠》,须把几十万字的长篇小说浓缩为话剧剧本,将阅读转为观看与聆听,艺术形式的转换尺度巨大,编剧必须删弃芜杂,集中主题,设计场景,突出人物,精炼语言,还得让人物形象和身份契合,通过对白制造矛盾,推动高潮,烘托人物性格,等等,可谓难上加难。笔者通读过他的《开埠》十幕剧本,屡屡为作者的生花妙笔、曲心灵思掷笔叫绝。


比如第一幕前后设计的川江号子和曲艺竹琴《重庆的门》(王雨说,这是主演郝鹏寿加上的),加上浓墨淡彩的山城民居、江岸码头舞美设计,立马就把观众带入彼情彼景,产生出一种油然的亲切感。于是台上声情并茂,台下掌声不绝,亲情乡情热情高涨。第三幕宁承忠去烟台谒见李鸿章,那一段对白也写得非常精彩,一改李鸿章之卖国奸臣形象,说知心话,诉无奈苦。而宁承忠更把满腔郁积一吐为快,活生生立起一位忠贞报国的士大夫正面形象:“大人,在下空有一腔抱负,却无回天之力,眼睁睁看着洋人瓜分我大清的国土。我自重庆来烟台,斜贯国土万里之遥,可见中国之大,却是大而弱,任由那些国土小得多的外国欺辱,实是可悲。”开埠,不得不开,徒有万般热血,不敌洋夷砲舰。弱国无外交,贫弱被人欺,历史的教训鲜血可鉴。剧本第五幕,写宁承忠迫于无奈宣布重庆开埠,也是感慨万端:(礼仪人员恭敬地呈上彩剪。宁承忠手拿彩剪,无奈摇头,闭目剪断彩带,怒扔彩剪,仰天摊手哀叹)开埠,开埠了,我木船要遭殃了!(苦打怒打太极拳)中堂大人,您费尽苦心拖延了十多年的事儿,终还是发生了,实是可悲可叹啊!(呵哈苦笑,抚泪痛呼)苍天啦,我朝天门——蜀国大夫张仪修筑巴郡城时建的朝天门,两千多年巍然屹立的双道老城墙的朝天门,古渝雄关朝——天——门,晚辈宁承忠实是有愧,没能守住呀!


其语切切,其心戚戚。郝鹏寿饰演的宁承忠真是从心底喊出了一腔悲愤与苦愁。此刻,观众席响起一片喝彩声,不是因为开埠,而是因为艺术家们的精彩表现赢得了他们的心。


王雨告诉我,此次只朗诵了前五幕,全剧十幕,后五幕更是曲折迂回,高潮迭起。翻阅剧本,果真如此。开埠之后的洋货泛滥,民不聊生;官场腐败,祸及苍生;人生悲喜,爱恨交织;清廷覆灭,华汉复兴。语言精湛,故事好看,余更盼全剧能早早排练首演,饱我一众看客眼福是也。


剧本实景朗读真是一个好创意好形式,它大大拉近了话剧与观众、艺术家和观众的距离;把小说变为剧本,把剧本化为语言,把历史展现在历史遗址之中,真是一种跨时代跨时空的有机结合,文学美感、艺术境界毕现于大众眼前,如同将高雅的精神饕餮简化为江湖美馔。我不知道此种朗读是否重庆首创,却深感其魅力四射且值得弘扬倡树。


祝贺笔耕不辍的作家王雨,祝贺追求不息的话剧艺术家们。由朗读到实演尚须时日,尚须资金投入各方支持。既有雏形,定会丰满,冀望话剧《开埠》早日正式演出,更希望它的同名电影、电视剧早日拍摄,因为它是反映我们重庆人历史的一幕活剧,也是挖掘我们生命之源、文化之根的一幕正剧。


最后,请允许我借用剧本中的一段曲艺清音《重庆的景》结束此文:“大中国有一个大重庆,重庆山川数千里,人杰地灵山青水碧。重庆美,美重庆,重庆美景数第一。长江、嘉陵千古流,两江环抱朝天门,历史遗迹有人文。游三峡,过夔门,长江两岸观名胜。丰都鬼城、石宝寨,张飞庙和白帝城,巫山神女婆娑影,美丽传说颂古今,大足石刻惊天下,三千年巴渝重庆城,古镇文化博大精深。湖广会馆、龚滩古镇、磁器口古镇、涞滩古镇、龙潭古镇、松溉古镇、万灵古镇,都是历史缩影和象征。好一个重庆城,大山大水震撼人,石头缝缝长出来的城,千年屹立万年不倒,重庆人心比天高志在云端,乘风破浪朝天扬帆。”



日期:2018-7-2 | 发布者:

用户登录